共享充电宝又集体涨价:“割韭菜的镰刀”还能舞多久?

原标题:涨幅最高900%,共享充电宝又集体涨价:“割韭菜的镰刀”还能舞多久?

最近,共享充电宝因涨价而频频登上热搜。据看看新闻,商圈和医院等场所每小时充个电要3-4元,酒吧夜店等则高达10元/小时。除此之外,封顶价格也让人咋舌,每24小时封顶价24元到40元,有用户因未及时归还,一天花掉99元,等同于买了个充电宝。

而最初,共享充电宝价格大概是1元/小时的价格,如今的价格最高已上涨了900%。

面对消费者的质疑,企业则以“缺钱”来回应:一来抢占市场花的巨额补贴需回本,二来疫情影响、进场费涨价增加运营成本。经过第一轮跑马圈地后,相关运营企业下一阶段要通过提升价格来获取更好收益和回报。

用不起的充电宝

骑不起的自行车

除了共享充电宝,共享单车也传来“涨声”一片。

据了解,在上海,哈啰单车目前的价格是前15分钟收费1.5元,此后每15分钟收费1元,算下来1小时的价格是4.5元。美团单车的价格是前15分钟1.5元,之后每15分钟0.5元,相当于1小时收费3元。而在早期,共享单车基本价格是半小时1元。

共享充电宝如今每小时3元已经算是行业基础价。以北京为例,街电每小时价格1.5-3元不等 ;美团每小时价格2-3元不等,每24小时封顶价20-30元;怪兽、来电等每小时3元,每24小时封顶价18-40元不等。

对此,央视网在评论文章中称,共享单车等烧钱补贴的超低价甚至免费用时期过后,涨价不是不可以,集体价格上涨的背后,有着资本变现和资金回笼的压力,但是,把“割韭菜的镰刀”伸向消费者,又割得太急,“吃相”就实在有些不雅。

2017年共享经济盛行后至今,绝大多数的共享经济项目都已湮灭于历史长河。潮水褪去,残酷洗牌之后还能存活的公司,如头部的哈啰单车和怪兽充电、小电科技都传出过拟冲刺上市的消息。

不过,即使是这样,路还是不好走。

共享充电宝行业虽然看起来赚钱,但也只是“看上去很美”

怪兽充电招股书显示,2020年公司营收达28.1亿元,同比增长38.9%。但从盈利情况看,2020年公司净利润同比下滑54.7%。同时,公司营销费用却一路高涨,2020年营销费用为21.21亿元,同比增幅达55.7%。

相较于共享单车的运营压力,共享充电宝的资金投入中,佣金费和入场费占了大头。其中,支付给商家的入场费从2019年的1.06亿元,增至2020年的3.8亿元,翻了2.6倍;支付给合作伙伴的佣金将近12亿,同比增长45.5%。

成本高企,共享充电宝的盈利模式却极度单一。根据怪兽充电招股书显示,其2020年的营收中,96%都来自移动设备充电业务收入。

无论是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还是其他共享经济,往往都是是烧钱补贴、抢夺线下流量的玩法。一旦没那么多钱可烧,提高用户的“租金”成了必然选择。但被巨额补贴养习惯了之后,有多少人能承受涨价是未知数。

例如充电宝就并非用户的刚需。多位年轻用户向AI财经社表示,倘若价格一再无休止上涨,也不排除自己会自备充电宝出门。

艾瑞咨询数据显示,2017年-2020年,共享充电宝的总用户规模从0.8亿人增长到2.9亿人,但年增长率从104.9%降到了15.6%,增长速度却在明显放缓。

“共享充电宝第一股”

CEO“不诚信”?当事人发声

成立仅4年便冲击“共享充电宝第一股”的怪兽充电,在上市前夕遭遇股权纠纷诉讼。

据介绍,投资人冯一名与尹思成在怪兽充电项目上贡献较多,包括提出商业构想、搭建团队、构建产业链等。为此,怪兽充电创始人兼CEO蔡光渊曾在微信上表示愿给冯、尹二人3%股份。可时至怪兽充电即将上市,后者仍未拿到对应股份。

3月26日,冯一名向上证报记者透露,其与尹思成发起的1782申请已获纽约南区联邦法院批准。这意味着,二人有望拿到来自怪兽充电的相关证据,从而支持其在上海发起的要回其部分股权的诉讼。

对于上述诉讼,怪兽充电表示,截至目前,诉讼等待中国有管辖权的法院正式受理。蔡光渊方面的律师认为,原告的诉讼毫无根据,蔡光渊将积极捍卫自己的权利。

当事人最新发声

3月27日晚间,原子创投创始合伙人冯一名发文回应事件焦点问题。

对于诉讼的目的,冯一名表示,涉及的股权已被稀释到0.3%,价值约2000多万元,中美两地诉讼的律师费大概率会超过这一数字,而且他只占其中一部分股权,维权成本巨大,“我想借这个案例,给中国整个创业和投资行业带来一些正能量。”

据冯一名的律师介绍,此次股权纠纷可能不会阻碍怪兽充电上市,但冯一名仍然表示要坚持维权。他认为,这件事对整个创业和投资的诚信伤害很大,“每个人都能出一点点力,让大家都重视诚信的问题,让这个火焰燃得更高一点,让坏人做坏事的成本更高,我相信可以避免很多类似的事情。”

关于诉讼进展,冯一名透露,今年2月18日,国内诉讼已移送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法院审理。3月25日,在美国提交的申请“已获得纽约南区联邦法院法官的批准,法官认定申请符合美国相关法律的规定,明确授权我们的美国律师向高盛和花旗送达传票并强制要求其配合提供证据和证言。”

聊天记录中承诺给股权

根据冯一名此前提供的微信聊天截图,其在2017年初开始操作共享充电宝项目,并在3月引入蔡光渊,正式成立创业团队。此后,冯、尹二人以天使投资人的身份,为怪兽充电项目搭建团队,与蔡光渊等共同进行产品市场开发,帮助修改商业计划书,协助融资等。

基于对冯、尹二人贡献的感谢,蔡光渊在2017年3月31日通过微信对其表示,将给二人合计3%的股份来表示“知遇之恩”。

“后来怪兽充电项目很快找到了下一轮融资,蔡光渊也明确表示因为‘工作方式’而无法继续合作,我们就没再深入参与项目了。”冯一名表示,按照行业惯例及商业信任,既然创始人答应了给股权,后续补手续就可以了,也没有太在意。

可随着怪兽充电不断发展,蔡光渊一直没有给冯、尹二人落实承诺的股权。2020年10月,冯、尹二人在上海普陀区人民法院起诉蔡光渊,要求法院确认上述股权转让有效,并办理股权转让手续。冯一名表示,试图与蔡光渊多次就股权一事进行沟通,但均没有结果,只得选择法律途径。

今年3月,怪兽充电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了招股文件,有望成为“共享充电宝第一股”,引发市场关注。3月22日,冯、尹二人在纽约南区联邦法院提起了针对怪兽充电上市项目券商高盛和花旗的诉讼程序。根据最新消息,1782申请已获得纽约南区联邦法院Jesse Furman法官的批准,法官认定两人的申请符合美国相关法律的规定,明确授权两人的美国律师向高盛和花旗送达传票并强制要求其配合提供证据和证言。

对于怪兽充电此次股权纠纷,有律师认为还需要看法院判决,“目前从公开报道看,有微信聊天记录,在法律层面上算是证据,但也需要满足一些要求。”也有律师认为,微信聊天规定得比较模糊,可能还需更多的证据支持。

不过,多数受访者表示,尽管有股权纠纷,但对于怪兽充电赴美上市一事不会造成太多影响。

快速成长仍需募资

2017年初成立,短短4年就将赴美上市,怪兽充电被视为共享经济领域的“明星项目”。根据其披露的文件,公司2020年的营业收入为28.09亿元(人民币,下同),同比增长38.9%;净利润为7540万元,同比下降54.86%。

在股东方面,怪兽充电有诸多知名股东。阿里巴巴为最大机构投资方,持股16.5%。此外,高瓴资本、顺为资本、软银、小米、尚珹资本、云九资本和CMC资本悉数在列。

根据艾瑞咨询报告,怪兽充电已是中国市场最大的共享充电宝企业。截至2020年12月31日,怪兽充电已经构建了包含超过66.4万POI(点位)的共享充电网络,累计注册用户超过2.19亿。

过去几年,共享经济热度衰退,曾经不被看好的共享充电宝却异军突起,怪兽充电等龙头企业甚至开启上市之路。尽管如此,共享充电宝商业模式仍有争议。

安信证券研究报告认为,共享充电宝主要依靠入场费、分成费进驻商家,盈利主要依靠涨价,潜力来自市场下沉。正因如此,怪兽充电急于上市意在募集更多资金。

原创文章,作者:PC4f5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yryydyjy.com/7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